哥们过来哀伤的对我说:和女朋友分手了,要分割一下财产,你和我俩都熟,去帮我们做个见证吧。我跟着他就去了。当时现场的气氛尴尬又沉默。所谓的分割财产,无非是互相把对方送的礼物还回去而已。礼物都承载着两人共同生活过的足迹,有快乐,有悲伤,有惊喜。女孩每还一件礼物就讲诉一段故事,还到第三件时,已是泣不成声,泪流满面。哥们心疼的走了过去,拍了拍女孩的肩膀,轻轻的用手擦去她脸上的泪珠。女孩顺势抱住了他。然后两人深情对视,然后拥吻……我怕等会气氛上来不好收场,于是轻咳了一声。哥们吓了一跳,回去看到我,吃惊的问:咦?你怎么来了?玛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