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我跟舍友最近吃得有点重口味,舍友爱吃螺蛳粉,我爱吃菠萝蜜,这两样东西味儿重,每次吃屋里都飘着一大股味道,时间一长,我倒是习惯了。这段时间舍友的妹妹来借宿一阵子,这小姑娘也不知道咋了,胃肠好像不太好,一天投放无数次毒气弹,我打趣她说:姑娘家家的,这屁放的还挺有节奏。小姑娘倒是不害羞,她说:阿姐,这我想憋也憋不住啊,我看你和我姐每天都吃气味那么重的东西,我觉得你应该不会介意这个的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