囧...这条哈哈被鄙视没了!
返回首页 看“推荐”

陈凯歌想邀请张国荣拍《霸王别姬》,两人相约谈剧本,陈凯歌讲了两个半小时,张国荣一直抽着烟,静静听着。
虽然张国荣面上沉静如水,但细心的陈凯歌还是发现了,他因为内心波动而微微发抖的手。
听完后,张国荣只微笑着说了一句:“我就是程蝶衣。”
这是一句宣言,也是一个承诺。
为了演好程蝶衣,张国荣在开拍前六个月就到了北京,专心学戏。他一下飞机就去梅兰芳的墓前祭拜,参观梅宅,认真研究《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》,钻研京剧表演的程式术语。每天上午在北影厂练四个小时戏,回酒店接着练,连大家一起的吃饭时间也不放过。教京剧的老师发现,他发着高烧还在坚持压腿。剧组的人,称他为“戏痴”。
后来,张国荣果然成了程蝶衣。陈凯歌本来准备了一个京剧演员替身,但直到最后也没用上。影片中,有一折《贵妃醉酒》,其中有一个“舒广袖”的旋舞卧鱼动作,张国荣一气呵成演完,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剪辑拼接。
有一场戏,程蝶衣犯烟瘾,段小楼来看他。
(展开全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