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,木兰从军就可以保隋;也不信妲己亡殷,西施沼吴,杨妃乱唐的那些古老话。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,女人是决不会有这种大力量的,兴亡的责任,都应该男的负。但向来的男性的作者,大抵将败亡的大罪,推在女性身上,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有出息的男人。——鲁 迅《阿金》

#俞敏洪谈女性堕落# 看到俞敏洪的此番言论,不由得想到之前某“教授”说的话: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?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。 看来就算是在北大读过书,当过老师,依然改变不了某些人骨子的迂腐。 实在想不明白,俞敏洪先生是经过怎样科学调研,逻辑推理得出这个媲美“红颜祸水”说法的结论。 哈友们怎么看?

对此民族之殇,不想多说什么,但观现时两国互动,喉舌一反常态大肆吹嘘“共荣共存”,我只想说,你要把自己打扮成勾践,也得看看对方是夫差还是伍子胥。

【永远的立正】日本记者拍摄的抗日少年战士,这个小小的抗日军人被日军俘虏了。看他的站姿!完全按照立正的要领完成的。子弹带、军号、水壶,小战士在军中兼了多少职务?看他那双小小的赤脚……他是一个人站在那儿,站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姿势!我们应该记住这位不知名的中国抗日少年战士。 ​​​​

“以良民治,必乱至削;以奸民治,必治至强。”

黑夫现在算是理解商君书里这句话的意义了,他需要在胶东培养起一个“奸民”阶层来。

高岸为谷,深谷为陵。胶东的阶层,将有一个数百年来从未有过的大变动,这便是黑夫说的不破不立。

“但这团火,只能一点一点地烧,决不能无限制地扩大……”

他不是担心火太大失去控制,而是害怕,一旦烧大了,就会遭到狂风骤雨的袭击,瞬间熄灭。

黑夫毫不怀疑,底层闾左被逼的活不下去了,的确会在有心人鼓动下,发出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呐喊!

但要鼓动他们主动站起来打土豪分田地?无异于痴人说梦,相比于有产者,这个阶层还太弱小,这时代的土地兼并也远没到让人活不下去的程度。

最多由官府以各种理由强行迁走豪强后,用富余的土地进行安置。

对黑夫而言,这样就够了,土地革命和阶级斗争是洪水猛兽,黑夫一旦敢开这个头,肯
(展开全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