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我也忘了我来玩了多少年,满收藏,自己发了接近两千条,其中很多都很精品,不止是笑话,还有哈哈里历届大能的言语,很有思想,备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备份,希望永远能保留下去,或者一起迁徙到新站(感觉不可能做到),或者谁知道能不能有什么快速全备份的办法?

本站已经运营了十余年,程序过于老化,代码都是祖传代码,想跟上时代太难了,完全改不动啊。 于是我们决定,直接开启运营新站。 但不会关闭"哈哈",大家可以自行选择。给大家一个怀旧的平台!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我们的新站:“积极划水”https://jjhuashui.com 正在内测中!!!!!! 新站支持图片,文字,视频,音乐等多种内容形式,祝大家玩的开心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受制于一些 问题的原因,我们的内容尺度很拘谨。 新站的审核机制我们会放的较宽一点,但是请勿违反法律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风陵渡口初相遇,一见杨过误终生;
少室山下一面缘,谁人思襄一百年?
张三丰看着郭襄的遗书,眼前似乎又看到了那个明慧潇洒的少女,可是,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。
一遇杨过误终生,一遇郭襄误百年。
这不是杨过的错,不是郭襄的错,也不是张三丰的错。
有些事,遇上了,就是遇上了,躲不过,避不开。
我们可能无法理解张三丰的孤独,毕竟他的回忆,动不动就是一个世纪了。
但是,他这平淡中的回忆,让我想起了杨绛先生在《我们仨》中对钱钟书先生的回忆。
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。
可惜我迟生了二十年。倘若妈妈先生我,再生姊姊,我学会了师父的龙象般若功和无上瑜珈密乘,在全真教道观外住了下来,自称大龙女,小杨过在全真教中受师父欺侮,逃到我家里,我收留了他教他武功,他慢慢的自会跟我好了。
他再遇到小龙女,最多不过拉住她手,给她三枚金针,说道:小妹子你很可爱,我心里也挺喜欢你。不过我的心已属大龙女了。请你莫怪!你有甚幺事,拿一枚
(展开全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