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跟你不同时的是,我没本事坐牢。然后我的手机是待机一个月的那种。其它过的日子都一样,你是这么看到我过的日子的,还说是编的

刚从监狱出来,07年在酒吧,对面一桌子混子有人对她吹口哨,来拉她一起喝酒,我喝多了,抽出随身带的匕首上去就是一刀,这一刀下去就是十五年。 我记得进去的时候满大街还是求佛,寂寞沙洲冷什么的,十五年了,物是人非,去年她来看过我一次,告诉我她要结婚了,我没告诉她減刑的事,简单聊了几句我转身走了,这15年,我种过田,养过猪做过服装,心早就静了,出来后我去她楼下看过她一次,很幸福,我也很开心,我也该考虑我的生活。 昨晚做了一个梦,还是是15年前,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场景,可我就是没找到熟悉的人,梦里我是哭醒的,过去的,都回不去的,现在剩下的只是怀念,我也30好几了,突然也感到迷茫,经常夜里睡不着,坐在马路上,一个人喝着酒,抽着烟,不知前方路该怎么走? 她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我偷偷来到她家下,看着他家门口窗户上贴着字,屋里灯也亮着,我没敢打扰她,就蹲在她家楼下根接着一根的抽烟,很快天就亮了,远处传来汽

写半截,剩下的一部分自费找个出版商,然后把自己卖给编辑部,然后一点一点的挤牙膏,最后根据粉丝喜好改结局。

这世上最悲催的事,不是你研究了半年的技术成果被一个写PPT的抢走了。而是他抢走你成果的那个PPT也是你写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