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个今天的故事。今天送儿子去学琴,然后正好有个前同事的家在琴行的楼上,就打了个电话去他家坐一会。他女儿刚三四岁,最好玩的时候啊,于是使劲逗她,说今天跟我回去吧,我家还有个小哥哥,你们可以一起玩。不怎么理我,继续摆弄她的毛绒玩具鄙视。我接着说,这玩具太小,不大,叔叔家有好~多好~多的,装满了一个这~么~大的柜子,她开始一脸吃惊的表情看着我。咱接着忽悠:还有老~大老~大一个冰箱,三层!(伸出三根手指不断晃坏笑)里面全是吃的!什么薯片啊,旺仔啊,pretz啊,菜园小饼啊,酸奶啊,要啥有啥!小妞已经开始傻了,我立马伸出舌头甩了个响,完了!小妞开始吧唧嘴了!接着说:我们一会带小哥哥去万达吃饭,万达造不?三楼全是饭店,跟我走,想进哪个店就去哪个店!还有门口有个哈根达斯,冰激淋!咱去点三个球!小妞完全沦陷,伸手要我抱了!接着来:你喜欢什么口味?巧克力?香草?哦,我知道了,草莓!对不对?粉红色那个 (展开全部)

建筑工狗剩写给他娘的信:

娘你好,我在中山路上干活,在拓宽道路,我跟老板干,估计一年后就可以回家了!
儿 狗剩 1998年5月


娘你好,一晃一年多过去了,我还在中山路干活,修路时忘记挖下水道了,现在会开完了我们重新挖,可能又要干上一阵子了,等的干完儿子就回来看您老人家。
儿 狗剩 1999年6月


娘你好,我还在中山路的工地上,下水道终于挖好了,不过煤气管
又忘了,现在又要挖,对不起啊娘又不能回来看您了,我保证这回埋好煤气管我一定回来看您!
儿 狗剩 2002年8月

娘你好,我还在中山路的工地上,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写信给你了,这几年一直在这儿挖了铺,铺了挖,一会是电缆,一会是电信,一会又是移动,一会儿又是联通……娘啊,额想你,来无锡7年了我除了中山路
(展开全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