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少搬运笑话,一般以发身边的事情为主,但描述背景经常被哈友说太长或者不好笑。

我这趟要说的是今早被老婆打了。

现在所在的公司,工作压力实在太大,所幸正好遇到别的公司挖我,虽然工资给的比现在低了一点点,但人家双休啊,而现在周一干到周七加班费都是封顶的,每个月至少还有三十个小时的加班只能算调休拿不到钱。我宁愿少拿点让自己活得稍微没那么狼狈。加上还有20年房贷要还,我经常跟身边人开玩笑:“我想干一份能让我活到20年后的工作”。

但是因为我提出离职后公司不知道是发烂渣还是单纯想省钱,比原定时间提前了半个月就让我走了,弄的我找房子,搬家,还有工作交接都时间不够了。工作交接影响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上司和接手工作的新人。对我不但没影响还能好好调养半个月以更好的状态进入下一间公司,求之不得。但出于职业道德和个人交情,我希望尽量减少对我的上司和接手人的影响,这几天拼命加班赶进度,休息不
(展开全部)

睡不着,起来随便发一贴。
楼上的一对疯狗,十多年前开始就有点下贱,晴空万里别人家都晒衣服晒被子的时候,那个母疯狗就故意浇花,还浇很多水好让水能哗啦啦的往下洒,有时候故意早上五点起来剁排骨制造噪音。
大概五年前有一天又是这样折腾的时候,被我冲上去骂了一番,她当即就报假警说我进她家抢劫,警察来打了个酱油知道是扯淡就撤退了,她气不过又叫了两个侄子来威胁我,但那两个废柴装了一番逼就被我轰走了,也没啥建树。从此怀恨在心,彻底变成了丧心病狂的发瘟狗,全天候穿木屐跺着脚或者跳着走路,凳子举起来往地上砸,用木棍戳地,用家具摩擦地面,用锤子一下一下的砸墙,花样繁多。有时候怀疑不知道是不是调了闹钟起来的,反正任何一个时间都有可能吵,尤其以正常人睡觉的时间段更为卖力。最神奇的是经常听到有类似拐杖轻轻往地下戳一下的响声,但隔三四分钟才响一下,声音大小也不是很有规律,你说是人敲出来的吧,这声音有时候会响一晚上,难道
(展开全部)

高中时有个体育特长生妹纸,项目是跨栏,一双苗条而富有线条感的大长腿看了让人流口水,然而毕业十多年后的聚会,只见已经进化为犀牛...

妻子问丈夫:有个以前追过我的男生来咱这里出差,想找我吃饭! 你介意吗? 丈夫想了想问:什么时候追你的? 妻:大二的时候。 丈夫:那时你体重是多少?  妻:90斤左右。 丈夫上下打量了一下160斤的妻子说: 去吧,也好让人家断了念想!!